火熱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愛下-第五十六章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推薦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天仙境的高人,都这么……有个性吗?
茅傲武的这身装扮和那银白的发色,着实太过晃眼,街上一走,回头率直接拉满。
普通修士和凡人,很难通过威压强弱分辨出仙人的境界。
对这般威压,吴妄倒是没有太多感觉,仔细思索,可能跟自己此前总跟当代人皇厮混有关;他去看茅傲武时,道心能感受到少许压力,但不算强烈。
比起母亲生气打父亲时显露的压迫感,总归是差多了。
什么叫豪气?
这天仙茅傲武进了酒楼,大手一挥扔出去了两只灵石,淡然道:“最高层本仙包了,莫要让人上来打扰。”
这就叫豪气!
那掌柜的激动到泪流满面,颤声道:“您要包多久,这给的也不够啊,上仙!”
茅傲武一瞪眼:“你们这黑店吗?两大块灵石包一层还不够!”
“我来,我来。”
吴妄连忙站出来,递给掌柜的一袋灵石,道:“找个僻静些的院子就可,多备些可口的饭菜,若是能来几个弹唱起舞的乐伶就再好不过了。”
那掌柜接过袋子一看,乐得点头哈腰,一把推开向前领路的小二,亲自带两人去了酒楼之后,那一层层阵法包裹着的雅致院落。
茅傲武:……
“此地竟然还有如此幽静的所在。”
“道友,坐。”
優秀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愛下-第五十六章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推薦
吴妄坐在几棵梅花树下,身后是假山流水小瀑布,身旁是矮桌茶水小烛台,一招反客为主,让茅傲武略有些措手不及。
这茅傲武洒脱一笑,搬着本在数丈外的矮桌,强行凑到了吴妄面前,与吴妄拼了个桌。
“这个……”
吴妄抬手示意茅傲武不要急,一旁渐渐传来脚步声,几名身着霓裳的女乐师抱着各类乐器而来,齐齐欠身行礼,在屏风后奏起仙乐。
她们都有修为在身,但气息斑驳,显然都是修行之路无望之人。
屏风后,有女子柔声问:“两位上仙,是否需我等陪酒侍奉?”
茅傲武眼前一亮,定声道:“整几个!”
“道友,大可不必!”
吴妄正色道:“听曲儿看舞是消遣,陪酒侍奉便是风流,道友修为高深,在人域之内想必也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就莫要这般了。”
“听你的,不整不整!贫道也是正经人不是。”
茅傲武大笑几声,又有些尴尬地叹了口气:“平日里不来这种消遣之地,让道友你见笑了……道友你这修为,怎得这般古怪。”
“怎么了?”
吴妄眯眼笑着,心底却打起十二分精神,也想知道自己集合了祈星术、星神神力、岳父大人出手后的遮掩之法,面对这般强者效果如何。
茅傲武沉吟几声,仔细打量吴妄,道:
“初看你只是凝丹境修士,体内灵光显现,显然已是触碰到金丹门槛。
但细细观察,又觉你体内三宝,精、气、神有些失衡,神念过于强横,少说也可媲美元婴境修士,精元无比炙热,莫非是修有什么不可破身的童子功?
但气息就逊色了太多,与你修为刚好相匹,有点像是亏损不足的伤后症状。”
【气虚,往往是在负伤受损之后。】——《百草经》。
吴妄缓缓点头,心底略微松了口气,笑道:“早先有些机缘,服用了一些助长神念的灵果,还用了一颗朱红色的小果子。”
言说中,吴妄有些心有余悸,毫无夸大隐瞒地感慨一声:“那次,当真是九死一生。”
“哦?”
茅傲武双眼放光,笑道:“没想到,道友你还是强运之人!
精彩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五十六章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鑒賞
怪不得能放出那道雷霆,救下贫道这条性命!
说来惭愧,贫道当日不得已钻入鱼腹逃生,好不容易熬到了岸边,却又遇到了十神教的埋伏。
若非道友……不,若非兄弟你搭救,我真就是阴沟里翻船,辜负了各位前辈对我的托付了。”
一旁有佳人奉酒,吴妄示意她们将酒水饭菜放在树下,不必靠前,又用法力牵引酒水摆到了面前。
吴妄顺势问:“道友、应当称之为前辈才妥当,前辈你!”
“哎!喊什么前辈!”
茅傲武大笑几声,又像是触碰到了伤口,低头咳嗽几声,面色有些苍白,但迅速恢复红润。
他道:“我必然是虚长你些年岁,你若看得起我,就喊我一声傲武大哥,我就称你一声……你叫啥?”
吴妄禁不住以手遮面:“无妄,道号无妄子。”
“嚯,这还是自家兄弟!”
茅傲武一拍桌,笑的前俯后仰:“我这天天被同僚消遣,喊我做嗷嗷叫!哈哈哈哈!”
吴妄满是无奈地摇摇头,叹道:“我也曾被自己诸多兄弟汪汪的喊。”
“这叫什么?缘法!”
茅傲武随手抄起小酒坛:“干了这一坛再说其他的!”
吴妄也是被勾起了豪气,拿起面前一坛酒,与茅傲武碰了下,随后两人仰头就灌。
这般灌酒,其实讲究技巧。
像茅傲武这般就比较实诚,嘴贴着酒坛、慢慢的朝着嘴里倾倒,一坛酒咕嘟咕嘟下肚,衣袍干净如新。
再看吴妄少主,这可是自北野大氏族练就出来的本领和姿势。
他岔开腿,坐姿稍显豪放,右腿拱起撑着手臂,身体后仰、嘴开八分,右手提着酒坛自半尺高度对着嘴直接浇下。
这酒,六分入了嘴,四分入了怀,动作潇洒不羁,胸前肌肉线条浸上晶莹酒水,再一抹下巴哈哈大笑几声……
屏风后的琴师,琴声都有些乱了。
茅傲武目中满是感慨,学着摆了个样子,赞叹道:“贤弟喝酒都是这般潇洒,怪不得当日救了我便径直离开。”
“功利于我如浮云,救人并非为求恩。”
吴妄笑道:“前辈你是天仙高人,我只是一个浪荡天地间的蜉蝣晚辈,能帮到前辈已是我的福缘,自不敢多现身。”
“莫提修为之事,莫提修为之事。”
茅傲武摆摆手,叹道:“可惜,我此生进境也就这般,突破是没希望了,此前还白白耗费了人皇陛下炼制的诸多灵丹妙药,当真让我有些汗颜。”
吴妄问:“前辈,我初来人域,咱们人域天仙多吗?”
“这个,倒是难以说清。”
茅傲武沉吟几声,苦笑道:“若说仙魔两道排行前百的宗门,不提那些前十、前二十的大宗门,每家最少也要有六七名天仙坐镇,不然绝对立不稳。
但就算修成了天仙,在真正要紧的战局中,往往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那些凶神的化身一旦现身,必须是真正的高人出手,才可将其诛杀或者驱逐。
这些高人大多隐居各处,只有必要时才会现身,若是有高人寿元尽了无人顶替其位置,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吴妄心底暗自记下——天仙,尚会在人域中行走的普通高端战力。
“可否冒昧问一句,前辈为何受伤?”
“提起这事就一肚子气!”
茅傲武拍拍桌子,表情有些阴沉,仰头灌了口酒,定声道:
“那十凶殿简直混账!竟已侵蚀了军中将领!
实不相瞒,大哥我现在正于仁皇阁效命,仁皇阁直接听命于人皇陛下,平时负责巡查人域各处,也做些传声的活。”
吴妄笑道:“我此前听到的传声,说是什么金龙、什么哈哈哈的,难道就是前辈所传?”
“啊,对,我当时跟十多个兄弟负责东海之滨南段这一块,传了十多处地界。”
茅傲武扳着脚向前凑了凑,眼底带起少许回忆的神色,咬牙道:
“先说正事!说起来我就气得慌!
本来,那天东部辛辰段的圆顶被十凶殿给炸了,我离着最近,立刻冲过来支援,砍了他们百八十小虾米,紧盯他们一名真仙,直接追去了东海深处。
那真仙用了凶神血,我与他一番大战,总算是不辱使命,把他魂都干碎了!
可你猜怎么着?”
吴妄面露关切,忙问:“怎么着?”
茅傲武端起酒坛喝了口,一拍大腿:“遇到叛徒了!”
“哦?怎么个叛徒。”
“那真仙用的凶神血,竟还是鸣蛇的真血,着实难对付,化身小鸣蛇后与我大战一天一夜。”
茅傲武言说中一把拉下身上的黑袍,露出了被包扎起的上半身。
吴妄略微皱眉。
您都这样了,喝酒还如此豪放?
茅傲武穿起袍子,骂道:
“大哥我受了伤,正要回返人域调养,路上却看到了求援令。
我凑近了一看,呀?竟然是两个咱们人域真仙被一群凶兽围攻,各处还飘着些许尸身。
我当时就想啊,这定是追杀十凶殿的兄弟被围攻了,大哥我是出了名的急公好义,能不去管吗?”
吴妄笑道:“结果,那两人是叛徒,给前辈下了套?”
茅傲武摆摆手:“嗨,别提了!差点就回不来,丢人丢大了!”
“然后前辈杀了个七进七出,身负重伤犹自凯旋而归!”
吴妄抓起酒坛与茅傲武碰了碰。
后者眨眨眼,细细琢磨,喃喃道:“好像,也可以这么说……哈哈!贤弟如此一点拨,大哥心气儿突然就顺了。”
吴妄拿着筷子夹了口芹菜,纳闷道:“前辈你说,这些十凶殿的人族图啥?就这么投靠凶神了?”
“还能图啥,心智有毛病被蛊惑了呗,要么就是觉得有利可图,然后深陷其中。
贤弟你想想啊,这十凶殿能长远吗?”
“那肯定长远不了。”
“凶神和他的爪牙真有把握搞得掉咱们人域,还用弄什么十凶殿渗透腐蚀咱们吗?换你做天帝,你能想出这么阴损的招吗?”
“我肯定想不出。”
“正八经的凶神谁搞这个啊。”
“搞这个的凶神能正经的了?”
叮的一声轻响,两人碰了下酒坛,会心一笑,各道一声:
“下贱。”
两人愣了下,而后齐齐仰头大笑,吴妄扭头扔出一袋灵石,让他们加酒添菜上舞者。
这处雅致的小院中,不断飘起开心的大笑声。
于是,三天后。
一朵白云飘出大城,带着两个昏昏沉沉的男人,朝西南方向而去。
吴妄迷迷糊糊道一声:“茅大哥,你们宗门可以不收徒,就让人在那修行?”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第五十六章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推薦
“啊,为啥非要收徒弟,自己想修啥修啥,门内有藏经洞,功法随便挑拣,嗝!”
茅傲武打了个嗝,嘿嘿笑了几声,正色道:
“你是我兄弟,那能亏了你吗?
不说别的,大哥我在宗门内,那也是排位靠前的长老!位置仅次于掌门和大长老,你去了大哥那,大哥保你三年执事、五年长老!”
“这个就算了,我就,嗝,普通的混一下。”
“那哪行,我兄弟去我老家,那必须安排上!”
两个醉汉摇摇晃晃、东倒西歪,那云也是左摇右摆、上上下下,吓得不少路过的仙云远远避开,唯恐出点什么交通事故。
又半天后……
黑风阵阵,沙尘呼啸。
吴妄打了个激灵,突然酒醒了过来,看着周围这一片片焦黑的山岳,看着空中弥漫的浓郁瘴气,心底突然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茅大哥?”
他扭头看着身旁闭眼打呼噜的天仙,小声喊了句:“这哪儿?”
“啊?到了啊。”
茅傲武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看,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对,到了,走着!”
白云突然加速,拽着吴妄和茅傲武到了一处裂谷之上,裂谷之内传出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其下更是有光怪陆离的阵壁。
吴妄眼一瞪,刚要喊话,茅傲武一把抓住他胳膊,道一声:“走着!进阵!”
……
少顷,裂谷之下,那别有洞天的‘村寨’之前,吴妄额头挂满黑线,站在那竖在村口的石碑前,久久不能动弹。
“茅大哥是魔道出身?”
“啊,对啊,没告诉你吗?”茅傲武眨眨眼,“你是不是,对我们魔道有偏见?”
“当然没有。”
“那等啥,进去了!我们宗门里,可是有出了名的魔道女魔头!”
茅傲武大手一挥,拉着吴妄踏入前方寨门,显露出那石碑上写着的九个大字:
灭天黑欲临风大魔宗!
………………
(PS:第一卷《北野的风》完,第二卷《大域小仙》即将上线!
下卷预告。
壹:“我魔宗可没那么多俗规俗矩,若你留下来,我可给你想象不到的快乐。”
贰:“七星连耀,圣、圣、圣女之姿!”
叁:……
我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
在北野时过着安稳的生活,除了那个恼人的怪病没有什么烦恼,就算知道神灵悬浮在头上,又总觉得他们离这太远,我去保持安稳状况就足够了。
后来啊,后来书上看到了人域,听到了人域的传说,心底突然产生了某种渴望。
去人域看看,到人域去。
然后我来了,今天站在这里,突然找到了我此行的目的。
不要误会,我没有说自己有多伟大或者承载了什么希望,我就是我,我为自己而活,只想做好自己人生的主角,随时决定自己的行为,承担自己行为所造成的任何后果。
现在我为自己人生做出选择,决定好了往后的路径。
修仙。
证我。
匡扶人道。
斩、尽、凶、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