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 大腿上還缺掛件不 (第一更)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3D打印机?”马玉川一脸诧异地看着向南,问道,“那玩意儿也能修复文物?”
“放心好了,在国内外的一些博物馆里,已经使用3D打印技术介入文物修复了,再说了,即使修复不好,也不会对这件温酒炉造成什么损害。”
向南耐心地解释了一遍,说道,“这件事马老板自己考虑吧,在这里我最多只能将耳杯残片和掉落的人形足焊接起来,镂空部分的纹饰残缺,条件有限,肯定是没办法配补起来的。”
“行,向专家就将它带走吧。”
马玉川大手一挥,一脸了然的神色,笑道,“既然要修,那就得将它修复好了才行,一半修了,一半不修算怎么回事?”
“好,那我就将它收起来了。”
向南又小心翼翼地将这件温酒炉放回到古董盒里,将盖子盖上,然后对马玉川说道,“对了,马老板,我这两天可能会回金陵一趟,等金陵那边的事情办完之后才会回魔都,这件温酒炉大概还要等几天才能修复好。这样好了,等修复好了,我再打电话给你,你让人过来取就好了。”
“没事,反正我也不是很着急。”
马玉川点了点头,笑道,“向专家,既然现在不用修复文物了,干脆我们到楼下去喝茶?我这边还有明前采摘的碧螺春,平常我都不舍得喝,一起尝尝?”
说着,他就抬脚往修复室外面走去。
向南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笑道:“现在就不喝茶了,马老板,要是方便的话,我想跟你借一下傅师傅,这次难得来一趟姑苏,正好还有点时间,我想到市里去看望一下柳老师。”
“柳老师?”
马玉川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是柳河川吧?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是应该去看看,毕竟你跟他学习那么久的缂丝织造技艺。你等等,我让老傅把车开出来。”
说着,他就拿出手机来给老傅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他又对向南笑道:“向专家,我送你出去。”
走出别墅后,老傅的车子已经停在院子门口了,向南朝马玉川摆了摆手,笑道:“马老板,那我就走了,谢谢。”
“哎,等等!”
向南刚要上车,马玉川就喊了一声,“向专家,你不会就这样走了吧?好不容易来姑苏一次,怎么也得吃顿饭过一夜再走啊。”
说着,他对老傅吩咐道,“老傅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一会儿你记得带向专家回来!”
“……”
老傅一脸为难地看了马玉川,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向南。
腿长在向南的身上,人家想走就走,我还得把人家扣住不成?
你这也太为难人了!
向南见状,只好笑道:“行吧,那今天就不走了,明天早上再回金陵。”
听到向南这么说,马玉川这才笑了起来,说道:“那老傅赶紧走吧,早去早回,这附近刚开了一家餐厅,味道还挺不错的,晚上我们一起去尝尝!”
……
柳河川缂丝织造工作室里,还是那个布局,还是那个摆设,也还是那些人。
龚小淳懒懒地坐在缂丝织机前的椅子上,手里举着一幅缂丝画作,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在看着,这幅缂丝画作应该是刚刚织好不久,织机上还残留着剪下来的线头,就如同玉米须子一般,散乱地搭在那里。
坐在他对面的那台缂丝织机前的,是曾经手把手教导向南给织机上线的那位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二叔,他一边用粗短的手指灵活地拿着梭子,在丝线上下飞快地穿梭着,一边抬头瞄了一眼龚小淳,开玩笑似的说道:“小淳,这那幅缂丝画作织得怎么样?是不是快赶上你舅舅了?”
龚小淳的舅舅,就是这间工作室的主人,缂丝织造工艺大师柳河川。
“哟,那可了不得!”
坐在二叔旁边的徐姐听了这话,也开始打趣起来,她笑嘻嘻地说道,“小淳要是真赶上了他舅舅,那前途可是一片光明啊。小淳啊,你大腿上还缺挂件不?能不能把徐姐给挂上啊,也好让我沾点光不是?”
“去去去!别理我,让我静一静!”
龚小淳撇了撇嘴,这两人,为老不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显就是在嘲笑自己。
哼!
等我缂丝织造水平真的超过了我舅舅,到时候看你们什么表情!
龚小淳想着想着,又回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这幅缂丝画作,心里又是一阵泄气:“可是,我都学了这么好几年了,这缂织出来的画作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实际上,真要说起来,龚小淳还是学到了点东西的,缂丝织造艺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光是织机上线就有十几道工序,而且还要从零开始学习描摹技术,最后才是正式开始缂织。
光是这些东西,一般的缂丝织匠不学个半年到一年时间,连上机操作都操作不了。
龚小淳到现在至少还能缂织出成品来呢,虽然这画作不怎么样,但至少也是一件作品啊。
“哎呀,这人呀,发达了尾巴就翘起来了。”
庶女本色
徐姐依然是笑嘻嘻的,她手上操作的织机依旧嗡鸣,嘴里也不停,“小淳,我跟你二叔平日里怎么对你的,你得心里有个数,咱做人可不能忘了本。”
二叔倒是没说话了,只是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
龚小淳将手里的缂丝画作往边上一放,正打算好好跟这两位“为老不尊”的长辈论论理,这话还没说出口呢,就看到从门口透进来的阳光忽然被一道身影给挡住了,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他心里一惊,暗叫一声“糟了”,赶紧闭上了嘴,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起织机上残留的线头来。
那身影一手拿着个茶杯,一手拿着手提包,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然后站在了织机室里,停了下来。
驱灵师
原本有些欢乐的织机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不少,只听得到织机依旧在不停嗡鸣,就连徐姐和二叔也都悄悄挺了挺腰,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柳河川,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