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 鶴bar-第二十五章 爆發展示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任务世界,西京,大学城,邮电大学。
因为林宁的突然晕厥,小食堂的回转火锅店,一地鸡毛。
因为林宁的突然晕厥,食堂不远的校医务室,乱糟糟一片。
“惊:阔少林学弟,疑似食物中毒。”
邮电大学校园论坛上,某好事者,配了照片,发了新帖。
有意思的是,大概五分钟的样子,评论里,一水儿的酸话。
“有钱人的胃这么精贵的么,那家小火锅,我们每周聚餐都去,从没出过事儿。”
“笑抽,一桌的人就他一个吃晕了。”
“刚好躺上学妹的大长腿,确定不是装晕的?”
“学妹好漂亮,又纯又御。。。”
“林宝儿,通信工程08班班长,大一开奥迪a4的存在,身上的LV,最新款。”
“。。。”
“食品安全,不容小视。据知情人透露,西京邮电大学。。。疑似食物中毒。。。”
与此同时,某音,某博,某条,一时间,多了不少大致相同的内容。
“现在的媒体都这么不负责任了吗?未经证实的消息,就这么说发就发了?”
前往医务室的路上,看过张默递来的手机,某校领导,一副义正严辞的样子。
三只鸳鸯一对半 是今
“是这样,陆主任。。。”
收回手机,张默尴尬的笑了笑。自媒体时代的今天,那些为了流量的媒体是什么德性,懂的人都懂。
“打住,我问你,你们班这个林宁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么大动静儿?”
这些年在学校晕倒的学生也不是没有,像林宁这般闹的沸沸扬扬的,还真挺少见。
想到食堂那一堆不经查的破事儿,分管后勤的陆梁,皱了皱眉,问道。
“这个,娃是个好娃,平时表现也不错,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不懂低调吧。”
片刻后,若有所思的张默,给了个还算公正的评价。
“不懂低调?这小子很跳,很皮吗?”
随手点了颗烟,对林宁这个大一新生,应酬颇多的陆梁,显然没怎么关注。
“额,他家庭条件挺好。”
同样点了颗烟的张默,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等领导发问,补充道。
“特别好那种。”
“特别好?”陆梁问。
“开学一个多月,换了四辆跑车。保时捷,宾利,法拉利,兰博基尼,最便宜的200万,最贵的,额。。。1千多万吧。”
真相往往就这般令人难以接受,张默皱了皱眉,仔细想想,林宁这小子,搞不好怕是来学校开车展的。
“呼。。。”
空气很安静,呼吸很沉重。
不知为何,奋斗了大半生,伸了不少手的陆梁,嘴边的硬壳华子,突然就泛了苦。
首席的独家甜妻 飘扬
百米开外,校医务室。
待虚惊一场的同学陆续离开后,打苏醒就拉着林宝儿手的林宁,低声问道。
“你先前让我cos什么来着?”
“兔耳阿狸,怎么了?”一记好看的白眼送给林宁,俏脸微红的林宝儿,举了举被抓着的手腕,没好气儿道:“刚有同学在,我不想你难看,现在你可以把我手放开了吧?”
“我这不是怕你跑嘛,有没有别的角色给我,男性角色。”
兔耳阿狸是什么,作为王者大神玩家的林宁,自然清楚。
那性感的扮相,林宝儿穿还行,自己穿,未免也太难为情了点。
“你这是真把脑子摔坏了?cos的事儿你之前有多嗤之以鼻,你忘了吗?”
林宁还挺认真,对比林宁的前后,百思不得其解的林宝儿,索性直接问道。
“哪来那么多问题?直说,有没有男性角色给我?”
回想起昏倒前脑海中转瞬即逝的新升级任务,林宁皱了皱眉,越发觉得这神马女装系统,很不靠谱。
“没有。拜你所赐,我们王者cos社团,已经被淘汰了。”
一记轻哼,林宝儿撇了撇嘴,果断转移话题。
“老实交代,你刚在食堂那句媳妇儿,怎么回事儿?”
“什么媳妇儿?”林宁问。
“你昏倒前叫的,不少同学都听到了。”
“。。。”
“别跟我装傻,当着那么多人面叫我媳妇儿,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一脸茫然,默不作声的林宁,装的还挺像模像样。
看在眼里的林宝儿,明显是误会了。
“有事儿,这里交给了你,记得帮我转告张导,我不是食物中毒。”
良久后,应该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坐起身的林宁,溜得比兔子还快。
“我。。。额,陆主任好,张导好。”
医务室,回过神的林宝儿,视线里,突然多了俩笑容亲切的校领导。
“林宁同学。。。咳,咳。”
“林宝儿?林宁呢,怎么就你一个?”
。。。。。
现实世界,腐国,威斯特古堡,主人卧。
看着床边一脸凝重的林红,一袭粉色睡裙的林凝,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眸,疑惑道。
“怎么回事儿,这个点突然叫醒我?”
“我也不想的。半小时前,病毒的事儿被人爆上网了,你还是先看看吧。”
林红一边说,一边将手机接了床尾墙上的液晶屏幕。
“我去,怎么会是华国爆的?”
显示屏上的文字,最熟悉不过。
确定自己没看错的林凝,怎么也没想到,在病毒这件事上,全世界第一个站出来的,会是自己的祖国。
“约翰第一时间跟那边做了联系。那边很义正严辞,大致意思是我们的百姓,拥有对病毒的知情权。。。”
林红很专业,说话的同时,特意对照着手中的记事本。
“我们产业交割的怎么样?阿狸,腾训那边的尾款,都到账了吗?”
林凝很头疼,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稍等,我这就和约翰联系。”林红说。
“。。。”
“坏消息,那边单方面毁约了。”
不稍片刻,看过手机的林红,说道。
“意料之中,约翰还说什么了?”
起身,下床,随着林凝的动作,原本就挂的不怎么和谐的真丝睡裙,瞬间滑落至脚踝。
“具体没说,只问你有没有醒,方不方便间。”
再次看了眼手机,林红眯了眯眼,接着说道:“林山来消息,叶凌菲那边,出事了。”
“在我的地盘,她能出什么事儿?”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林凝蹙了蹙眉,这女人,就是麻烦。
“林山有听到,上百亿的翡翠,海关扣押什么的。”
“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这老女人,真特么的有钱。”
一记轻叹送给贫穷的自己,林凝摇了摇头,好在这女人是自己媳妇儿,不然这小心肝,还真挺难平衡的。
“她的原话是,这批翡翠是给她老公准备的修炼资源,市值百亿,英镑。”
三 戒
“卧槽。。。”
“你,你没事儿吧?”
林凝说倒说倒,仅穿着双粉色毛绒拖鞋。
闪身将林凝抱进怀里的林红,关心道。
“我没事儿,我很好。这样,你去联系下我爷爷那边,问问情况,我的东西不能就这样被扣的不明不白。对了,帮我狠狠骂他一顿,重点强调我那一百亿的翡翠,和叶凌菲弟媳妇儿的身份。”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莫名损失几百亿的林凝,不停的抚着自己的胸口,也不知是为什么,明明关了觉醒,脸还给红了,腿还给软了。
“再帮我查查林宝儿的王者cos社团,时间是两个月前,与一场cos比赛有关。”
待林红点头示意后,想到任务世界的种种,林凝接着说道。
“怎么突然想着查两个月前的事儿了?”放下手机,林红疑惑道。
“我在那边的任务很莫名其妙,目前只有一个线索,与cosplay有关。”
轻抿了口杯中酒,林凝点了点自己的眉头,不等继续说什么,发现问题所在的林红,抢先说道:“那个,你先前不是说任务世界的记忆只能带出来,带不过去吗?”
“呵呵,睡觉。”
千头万绪,不如一句。
一头栽进被窝的林凝,自嘲的笑了笑,事实再次证明,女装,果然影响自己的聪明才智。
与此同时,副堡,客房套。
半倚着床头的孙凌宇,默默的看着身侧昏死过去的爱人。
不得不说,在某件事上,超人的耐力,真的很不友好。
“老公,不然给你找个小的吧。”
回想起爱人之前说过的话,孙凌宇长叹了口气,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怕是没机会生二胎了。
。。。。。
华国,京都,某会议室,烟雾缭绕。
随着新闻的铺天盖地,有关病毒的事儿,说句世人皆知也不为过。
这场巨头云集,开了有段时间的会议,目的只有一个。
“新视界的事,到底要不要放出去?”
说话的是楚鸿章,这个楚家的定海神针,在军中的威望,无人能及,过往的辉煌,无人不知。
“漂亮国那边怎么说,还是没动静吗?”
主位,某两鬓苍苍的小老头,点了颗烟,轻声问道。
“据我们在那边的人说,那边依旧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样子。”
埋头看了眼手中的报告,身为情报部门头子的宁忠军,沉声道。
“这事儿你们怎么看?”
“苏格兰的事漂亮国不会不清楚。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可能是苦无对策,怕暴乱,怕民众恐慌,也可能是在密谋,在等。。。”
“行了,说了跟没说一样。老宁,你家的小公爵呢,她怎么说?”
“不瞒您说,那丫头又把我拉黑了,那边现在是约翰在和我们对接。”
老脸泛红的宁忠军,尴尬的笑了笑,一句又,已然说明一切。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林,你呢,你孙女有没有和你说什么别的?”
“我和宁娃子差不多。对了,那丫头刚给我发了几条信息,把我痛斥了一顿。说我坑了她,说我们不讲信用,说腾训,阿狸没有契约精神。。。还说我们坑了她弟媳妇儿一百多亿磅的翡翠。”
抬手示意助理拿过手机,林保国无奈的摇了摇头,讲道理,摊上这么个没大没小,偏偏还颇有势力的孙女,真挺没脾气。
“弟媳妇儿?”
“领导您有所不知,她还有个孪生弟弟,是我家老三的儿子。”
随手点了颗烟,看着右前方闭目眼神的叶峥嵘,林保国皱扶了扶眼镜,继续说道。
“这件事,叶老应该清楚。”
“叶老?”
“是我家凌菲,那丫头素来叛逆,这事儿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缓缓睁开眼的叶峥嵘,微微的点了点头,一句话就将自己摘了个干净。
“凌菲,我记得她满月的时候我还抱过她,差不多小三十了吧?”
“没错,是快30,这丫头经商很有一手,那个一叶子,就是她搞得。”
“没记错的话,林凝才18岁吧?”
“唉,所以说她叛逆,找了这么小个老公,纯属家门不幸。”
一声轻叹,叶峥嵘说家门不幸时候,特意给了林保国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嘭,我还没说你家孙女老牛吃嫩草呢,你好意思说家门不幸?”
狠狠拍了下桌子,素来老好人的林保国,明显是会过了意,炸的不分场合,怒的毫无征兆。
“嘭,还没过门就成了寡妇,你给我说,这不是家门不幸,是什么?”
同样拍了把桌子的叶峥嵘,声音不大,不怒自威。
“你俩可以了。凌菲和那小公爵,处得怎么样?”
不夸张的说,能坐进这间会议室的,全是人中龙凤。
看着明显是在借题发挥的两人,主位的小老头,拍了拍手,直奔主题。
“还不错,前阵子刚把南煌和媳妇儿接了过去。”叶峥嵘说。
“这拖家带口的也不是很方便,家里给安排些人,帮衬下吧。”
“咳,咳,领导。。。”
大领导的言外之意,不难理解,不等叶峥嵘开口,宁忠军轻咳了声,说道。
“怎么?”
“据我们在那边的人观察,这段时间打我那外孙女主意的大小势力不少,至今还没有一个成功的。。。这丫头手里,应该有不少觉醒者。”
“行吧。老孙,你那边进度如何?”
“报告领导。汲取舱已经打造成功,目前正在攻克如何将能量液态化。”
“尽快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