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二百三十三章 正兵已潰 奇兵何爲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林弋踏足虚空之中,右足本已向后一点,似是转身之势;但是这个动作却甚是僵硬的凝滞半息,然后反身踏前。
只见他立在与归无咎相距里许上下的位置,重又稳住身形。一身几如冕服的祥光,忽然二度浮动起来,急速暴涨。
其气象之妙,竟较先前交手时犹有过之。
他似改了主意,要与归无咎一战到底!
若是以如此形象莅临凡间,肉眼凡胎之人见之,必以为天神临凡而顶礼膜拜。
数十里外远观的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人,不由暗自摇头。
这林弋,先是斗法不利,导致瑞气定型,然后一怒之下动用了近道境的护身法门;但是以底蕴相拼不能占得便宜,现在却欲再行斗法。只是其作为“题眼”的关键谋划已然落空了,再来比斗,又有何益?。如此行事,未免首鼠两端,颠倒失措。
申屠龙树淡哼了一声。
墨天青撇过头去,想了一想,道:“或许是有上善手段不曾动用,就此退去,有所不甘吧。这一击,当是他的底牌了。”
申屠龙树望了一眼那宛若明花绽放的强盛气机,缓缓点了点头,道“若是在极盛之时早早动用,未必没有机会;现在只怕为时晚矣。”
林弋自然听不见二人议论,他一身强盛气机,缓缓绽放,延伸,分裂,扩张。俨然山花烂漫,中空穿渡,表里流行。
他双目炯炯有神,毫不避让的与归无咎对视。
品其气象,决绝之中,不失慷慨悲歌之气,静待自己一身瑞气节节攀升。
如此景象,不由教人遐想,当林弋的“蓄势”完成,能够达到何等境界?
能够一击突破“争衡”之法的压制?
……
但就在此时,在林弋蓄势尚未臻至顶点之时,归无咎出手了。
剑意流转,如汤沃雪。
出人意料的时机。
“归无咎”三个小字在袖口一闪而逝,剑锋所及,不是林弋正身,正是出于弥漫扩张之中的祥瑞气机!
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人不约而同的转身对视,面色都十分意外,不由都暗忖道:“莫非这一式果然高明无比,连归无咎亦无有把握接下,只得选择半渡而击,扼其中流?”
林弋出手之时,纵一言未发,但是传递着一种不言自明的执念——接来下的一式,是他执着的、最强的一式。若是归无咎能够将其正面击败,那林弋便再也无憾,心服口服。
申屠龙树、墨天青二位设身处地而想,他们若是道行与归无咎相当,心中有把握接下这一式,定会遂林弋之所愿。
这倒无关于肤浅的“惺惺相惜”之念。申屠龙树、墨天青两位魔道圣子,看破善恶真常,更不是善男信女。实是因为,以如此方式击败林弋,有极大好处——几乎是一劳永逸,永远断绝了对方对自己的威胁。
但是归无咎谨慎得令人扫兴,在林弋气机的上升阶段断然出手,扼杀了那瑞气的“生长”之势。
不对……
这气运加身,本是无形无相;虽显若实质,但终究是假名。怎能这么容易的被剑意击破?
墨天青急抬首一望,果然。林弋面色十分难看,而且震惊。
最后的谋划亦被拆穿了。
申屠龙树不由脸色微变。若下场的是他,此时说不定已然中招了。
归无咎负手而立,淡然言道:“正兵已溃;奇兵何为?”
这八字出口,林弋目光一阵恍惚,显得有些落寞。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天下之事,善恶、吉凶、消长,本是相辅相成。
麒麟一族所居之地的边缘,开掘及深,却能发现一种伴生之恶物,名为“潭渊刑气”。若是炼化之,化入神通之中,倒也是一种异常高明的手段。一旦在空气中流通一时半刻,善能腐蚀万物,流毒无穷。
尤其是修道之人粘上一星半点,修为愈精愈纯,那腐蚀之力便愈强。待得发现端倪之时,几乎不可祛除。
只是这“潭渊刑气”有一桩怪处,与麒麟一族的天赋气运相冲。
此法若是由麒麟一族之人来使,当作法之人瑞气充盈之时,此气之腐蚀毒性并不能臻至极盛;但是若作法族人瑞气稍稍有缺,此“潭渊刑气”却能教常时更强盛三分,亦更难以辨别防备。
“潭渊刑气”之本体,乃是半绿半黑,一看便知非是好物,与麒麟一族瑞气之相绝不相类。
但是经由麒麟一族中的修为深湛之辈,延续数十代十余万年的锤炼,竟最终将此气炼成和麒麟一族本命瑞气一般无二的形貌,几乎能够以假乱真。
林弋诈作决绝一击,看似在积蓄发散本身气机,其实是等候“潭渊刑气”发挥效用。
未想,此法竟也未能逃过归无咎耳目,被空蕴念剑及时斩破。
素衣白马指天下2 董圣卿
低头思忖,林弋只觉归无咎之词锋,犀利至极。
“正兵已溃,奇兵何为?”
确实,林弋尚未动用的神妙手段着实不少。
但是无量精妙手段,都是以麒麟一族本身瑞气,辅之以“二力贯通”的“四色之相”为枢纽。换言之,是以自身之规模在对方之上为前提。如果这个前提不成立,那么种种高明手段,皆被釜底抽薪。
“潭渊刑气”神通乃是唯一一种脱离体系之外的秘手;当本身瑞气与精力有所损减,恰恰能发挥更强大的威力。
此法乃是最后的“奇兵”,为的是在双方实力对比脱离掌控时,有一记可靠的反败为胜绝着。
其实以林弋之自傲,并不屑于修习此法。实是族中重托,不得不为。
这也是他此时心情何意如此复杂的原因。百余息之前,他还深感族中耆旧宿老有先见之明;但是现在,希望从重新泛起到再度破灭,心中之落寞就可想而知了。
扪心自问,斗法落入被动之后,他佯作失态,贸然以底牌相拼;颠倒再斗,诈作心照不宣的蓄力一击……种种表演和铺垫已然天衣无缝,再加上“潭渊刑气”百炼之工、足可乱真!按理说无有不胜之理。
实在想不通归无咎是怎样看穿奥秘,在距离“潭渊刑气”膨胀至势大难制之前的数十息前,断然出手。
方才林弋一身祥瑞气机之演化,如归无咎、申屠龙树、墨天青等皆能将其中原委推算出一二。但是其中别有幽曲。那祥和气机看似已然定型,实则就如铁水、铜水铸成器皿道理相同,其真正凝形,尚要等到冷却之后——
若是在其浇入范式之后、完全冷却之前,又有变数,其实尚有变化的可能。
这就是林弋要抓住的机会。
林弋目视远方,似乎神游天外。
麒麟一族气运之法,别有微妙玄通之处。
若是能够战胜道行累积更胜于己之人,便有可能将对方气运据为己有,从而一步反先。
但是这等机会,一生之中唯有一次,不可妄用。
当今世上,麒麟一族所见,道行累积胜过林弋者,唯当年阴阳洞天之战中的四人:归无咎,秦梦霖,玉离子,御孤乘。
这四人之中,非得选出一人,作为林弋的踏脚石不可。此事既事关林弋个人之道途,亦事关紫微大世界的大局演变,不可不审慎以待。
四人之中,最先排除的是玉离子。
因其是妖族出身,本元雄厚,等若削去了林弋最大的优势。
其次排去的是秦梦霖、御孤乘。
一来是因为阴阳道、巫道皆继承了阴阳道正法,对于阴阳、虚实、利弊之转化别有心得。说起来与麒麟一族天赋瑞气神通,亦有相关之处;万一这二人旁通曲径,或有可能破解其法。二来,是阴阳道、巫道神秘莫测,底蕴雄厚。不到万不得已,与之为敌,并非善策。
最终属意的人选,便是归无咎了。
恰有一点令林弋极为在意。归无咎的根本法门,那一门无上剑术,在己之本力胜于敌时,方能展现最大威力。而这一点,恰好被林弋的“一本”之法克制。而归无咎所展示的另外一门一击必杀之秘术,同样被麒麟一族天赋气运所带来的的“底力”支撑所制约。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不知是否归无咎早已看穿了这一点,今日斗战,索性并未动用此法。
今次前来,种种迹象表明,林弋只是与魔道二圣子相伴二来的客人,一时起意,才与归无咎交手。
旁人哪里知道,为了这看似的“巧合”,麒麟一族背后付出了多少谋算。
归无咎思索良久,道:“林道友后半局翻盘的构思,出人意表。只是手持优势之时,未免太松懈了些。”
平心而论,无论神意判断还是道缘感应,归无咎并未察出“潭渊刑气”之玄机。之所以悬崖勒马,是凭借《金花玉蒂玄珠妙法》前知三十六息之功。若无此法,险些教林弋翻盘成功。
林弋的问题,更多的出现在前半局。
其实“争衡”之法与麒麟一族天赋气运神通,相当于两瓶慢性毒药,若是同时服用,谁强谁弱还真未必一定。
我 是 大 法師
但是林弋太过沉醉于把持“二力一体”的优势,战法清晰有余,而充分少欠。
在归无咎藏于“退步均衡”之中筹谋变着时,林弋乐得以静对静,同步恢复气机,意在牢牢把持规模之优。若是他不急在一时,而是多多施展佯攻手段收集信息,未必不能发现前后两次“退步均衡”的异同。
如此,或许尚有一战之力。
归无咎心中体会。
这一战,跌宕起伏,颠倒反转。虽不若阴阳洞天与秦梦霖、御孤乘那一战紧凑致密,但同样是道途中注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役。
林弋闻言,摇了摇头。
大袖一展,转身朝着申屠龙树二人的方向退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